第837章 伤我者,必付出代价
书名:大奉打更人 作者:卖报小郎君 本章字数:507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10:18:04

琉璃菩萨的无色结界,广贤菩萨的大轮回法相,以及伽罗树菩萨的近身搏杀。

三位菩萨联手攻击,纵使是全盛完好的一品武夫,也得被压制暴揍。

何况许七安现在没有丝毫生命气息,如同一具焦尸。。。

这时,远处的阿苏罗摸出了一颗流光溢彩的舍利子,沉声道:

“第一个愿望,大奉银锣许七安在我身边。”

他在许七安面前加了个前缀,这样能有效预防应供果位拉错人。

毕竟九州之大,姓许名七安的,大有人在。

应供果位亮了一下,下一秒,面对三重包围的许七安原地消失,出现在阿苏罗身边。

无色领域将伽罗树包裹在内,大轮回法相的光束没能照到许七安,进而削减他的力量。

这,个,叛徒........身处无色琉璃领域里的伽罗树,脑子缓慢的转动。

失去金刚法相后,他战力受损,根本打不破琉璃菩萨的领域。

当然,即使是全盛时期,也别想打破。

伽罗树虽然是三位菩萨中,综合战力最强,但不代表他能碾压另外两名菩萨,同为一品,差距不会太大。

阿苏罗张嘴吞下应供果位,扛起许七安就跑。

成功把伽罗树困在无色琉璃领域,领域不被强行打破的话,自行散去需要十息..........我要在琉璃菩萨手中支撑十息,许宁宴快点醒来啊.........阿苏罗一边快速思考,一边朝着阿兰陀深处飞奔。

突然,他额头一疼,接着听见‘叮、噗’两声。

再接着,难以言喻的剧痛狂潮般涌来,将他吞没,摧毁着他的意志。

视线里,白衣飘飘,美人如画,映出一张清冷的西域美人面孔。

琉璃菩萨出现在他面前,在他额头拍入一根封魔钉。

这枚封魔钉是许七安当初打入阿苏罗腹部的那枚,后来他交还给了度厄,被度厄带回阿兰陀。

毕竟当初他还是个“四大皆空”的和尚,为了二五仔身份不被识破,不想交也得交。

阿苏罗的元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,而这个时候,武者的危机预感才给出反馈,让他赶紧逃,前方有危险..........

琉璃菩萨的速度,超过了危机预感。

他双目凸起,布满血丝,象征着杀贼果位的绚丽光芒与火焰交缠着覆盖在右腿,腿部肌肉一炸。

啪~

阿苏罗的右腿像鞭子般弹出,他不怕和琉璃近身战。

身为二品巅峰,且比大部分二品都要强的超凡,面对一位不擅长近战的菩萨,即使打不过,也不需要怂。

鞭腿打碎了琉璃的身影。

她鬼魅般的浮现于阿苏罗身后,抓向了焦尸许七安。

抓住许七安的脚踝后,琉璃施展行者法相,速度转化为力量,强行把许七安拽了下来,顺手丢向后方,那里有伽罗树和广贤菩萨。

“卍”字符射出光束,笔直的打在许七安身上。

丢飞许七安后,琉璃菩萨袖中滑出玉制小刀,手臂一挥,刀锋扫过阿苏罗后颈。

在溅起刺目火星后,小刀顺利斩下阿苏罗头颅。

可就在这时,阿苏罗的身影缓缓消散,宛如镜花岁月。

另一边,许七安的身影同样消散。

这是阿苏罗的第二个心愿,召唤出以假乱真,气息低于本尊的“傀儡”,是应供果位常规的操作。

琉璃菩萨之所以看不出,是因为封魔钉刺入阿苏罗额头后,他的气息剧烈下滑,恰好混乱的感知。

这也是为什么阿苏罗没有在第一个愿望结束后,立刻许第二个愿,而是等被封魔钉袭击后,才于心底许下第二个愿望的原因。

远离主峰的地方,一片较为平坦的地带,阿苏罗背着许七安的身影显现,此刻两人距离封魔涧已经很近。

“哼!”

琉璃连续两次被戏弄,俏脸一冷,双袖一荡,眨眼间便堵住了阿苏罗的去路。

而此时,无色琉璃结界散去,伽罗树双腿一蹬,“轰”的一声,在地面的坍塌声里,高高跃起,追击而来。

咔咔!轮盘转动,卍字和“人”字亮起,光束照想阿苏罗和许七安。

眼见三位菩萨的围杀再次重演,阿苏罗无奈的吐出一口气,他尽力了。

能在三位一品的围追堵截中,巧妙利用敌我之间的法术、法器,纠缠到现在,简直是人生巅峰的战绩了。

阴影般的幕布笼罩了阿苏罗,带着他消失在原地。

伽罗树扑了个空,琉璃的目光落在斜右方的树影下,那里缓缓凸起两道影子,化成阿苏罗和焦黑人形。

“真特么的疼啊,差点就死了........”

焦黑人形舒展筋骨,骨骼咔咔作响,碳化的死皮一块块脱落。

大日轮回法相没能杀死他,但直到此时,他才彻底抵消那股持续磨灭生机的力量,死而复生。

广贤菩萨的轮盘缓缓停止,继而收敛,大慈大悲法相随之浮现。

大慈大悲法相是他最强手段,也是保命、控制手段,此时祭出,改攻为守,足以说明他对许七安的忌惮。

佛陀吃了法济........佛陀不是佛陀........苏醒后,许七安立刻接收到了“分身”那边的信息,掌控了部分情况。

伽罗树面沉似水,淡淡道:

“一品武夫果然命大,不过挨了大日轮回法相一击,你还有几成修为?”

许七安环顾三位菩萨,哂笑道:

“我是战力受损,可没了金刚法相的你,只是一块臭石头,难成气候。”

接着看向琉璃菩萨,“我站着不动让你打三天,你能折断我一根指甲?”

又扫一眼广贤菩萨,嗤笑摇头:

“自保有余,乖乖在旁看着吧。你们三个菩萨,又能奈我和!”

这就是一品武夫的底气,根本不怵,虽说菩萨们手段诡谲,也能自保,可一方是自保有余,另一方却可以肆无忌惮。

这便是差距。

双方交谈间,阿兰陀忽然震动起来,像是地震来临,各处出现山体滑坡,一块块巨石滚落。

当内层的岩体裂开后,露出的竟然是嫩红的血肉,时而膨胀,时而收缩的血肉。

整座阿兰陀,居然是一只巨大的怪物,有血有肉的怪物。

此时,这只怪物复苏了。

神殊果然遇到危险了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凛。

少年僧人形象的广贤菩萨,挑起嘴角,淡淡道:

“你以为神殊能取回头颅?你以为我们没有防备?你是不是还以为大劫将至,我们会妥协让你们夺回神殊头颅?”

他语气冷淡,表情冷淡,言语间,却有智商碾压的戏谑。

琉璃菩萨嗓音悦耳,充满成熟女性的魅力:

“许银锣,你太小觑我们,也太低估佛陀了。”

伽罗树面色冷峻,缓缓道:

“中原有句话,叫请君入瓮!

“许七安,佛门请的就是你和神殊。

“待佛陀镇压了神殊,便是你的死期,我们确实杀不死你,但留下你并不难。中原之仇,今日找你清算!”

许七安低声道:

“速退,去与金莲道长他们会合,我去帮神殊。”

阿苏罗一边忍着痛苦,以秘术拔下封魔钉,一边回应道:

“你自己小心。”

他一跃而起,腾空朝远方掠去,与此同时,许七安连续施展暗蛊术,朝镇魔涧方向跳跃。

刚跳跃两次,镇魔涧就在前方,那里出现深渊裂口,可眼前突然出现伽罗树和琉璃菩萨。

前者右臂后拉,腰部肌肉鼓起,一拳刺来,空气炸裂。

后者闪到许七安身后,手中玉质小刀,刺向后心。

同时展开无色琉璃领域,限制许七安的行动。

许七安瞳孔微缩,伽罗树的速度没这么快,是琉璃把伽罗树带来的,这是什么见鬼的速度..........

“叮!”

玉质小刀刺在许七安后心,溅起火星。

许七安以情蛊催发自身情欲,让自身头大如斗,充满了对女子的渴望,接着施展心蛊术,与身后的琉璃菩萨共情。

琉璃白皙的脸庞瞬间涌起红晕,目光略有迷离,错愕的发现自己竟对眼前的男人充满了不该有的欲念。

渴望着他的拥抱,他的冲撞。

这让琉璃菩萨展开的无色领域出现明显的凝滞,不忍对他下手。

趁着不到一秒的间隙,他朝着伽罗树伸出手掌,猛的一握。

暗蛊术——蒙蔽!

“蒙蔽”对伽罗树产生的效果不足一秒,但是足矣。

伽罗树眼前一黑,继而一亮,便失去了许七安的身影。

远处的广贤菩萨目睹了这一幕,本想召唤出大轮回法相,给予对方沉重一击,但看到许七安做出拔剑状后,他眉头一挑,任由对方阴影跳跃离去。

刚才那个动作,是对方“道”的发动时的前置动作。

祭出“大慈大悲法相”时的他,敌人无法产生杀意和敌意,无法对他出手,但若是改换成大轮回法相。

那就没这个顾虑,而对方的“道”,极为可怕,无法躲避,无法抵挡。

琉璃菩萨很快从共情中挣脱,不馋许七安身子了,但为时晚矣,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跃入深渊——镇魔涧。

三位菩萨立刻追击过去,齐齐投入镇魔涧。

............

轰!

许七安像是陨星般砸落镇魔涧中,砸在嫩红血肉表面。

此时,镇魔涧两侧高耸的崖壁,大量的石壳脱落,显露出令人恶心的、恐怖的嫩红血肉。

这些血肉无意识的微微蠕动。

整座山都是有生命的?什么怪物?简直不科学..........许七安又重新飘了起来,不敢继续站在怪物身上。

他目光快速一扫,锁定前方崖壁处,那里有一个严丝合缝的竖纹,像是怪物紧紧闭合的嘴唇。

这应该就是阿苏罗所说的,可能藏着神殊头颅的洞窟入口!许七安快速飞向“嘴唇”。

嘭!嘭!

山体内,沉闷的爆炸声有节奏的响起,就像一枚枚炮弹爆炸,强大的冲击波不停的把严丝合缝的竖纹撑开,但又迅速合拢,里面的人怎么都无法冲出来。

神殊在里面开辟通道..........阿兰陀,不,佛陀在消化他..........许七安念头闪烁间,判断出形势。

没有丝毫犹豫,他扬起镇国剑,灌注气机,猛的斩入裂缝。

嗤嗤~

令人牙酸的声音传来,就像劈砍在坚韧的皮革上,镇国剑成功斩开血肉,但在下一刻,血肉便愈合恢复。

镇国剑持续磨灭生机,阻遏伤口恢复的特性失效了。

许七安首次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但这也证明,眼前这个怪物,确实是超越一品的生灵。

闯不进去.........许七安把镇国剑插在身前,深吸一口气,鲜血在血管中激荡,皮肤变的鲜红,一股股滚烫的血雾从毛孔中喷出。

他双手狠狠刺入肉缝,在面色狰狞中,一点点的撑开了严丝合缝的入口。

许七安神念探入幽深的肉壁中,探查到了神殊的情况。

他浑身被嫩红的触手缠缚,包括双臂,在竭力的鼓荡气机,让自身化作一颗不停爆炸的炮弹,试图震开肉壁的压缩,震开触手的缠绕。

同时,许七安还注意到,在神殊拉扯和震荡气机的过程中,在肉壁被短暂震开的间隙里,有无数细小的血线连接着神殊和肉壁。

这些血线钻入神殊体内,试图操纵他。

神殊的身后,是一颗嵌入肉壁中的头颅。

他还没有取回头颅,还不是完整的半步武神..........许七安手心一阵剧烈,急忙撤回手掌,却发现掌心牢牢吸附在肉壁上无法抽出。

而且,力量在快速流失。

好在只是手掌被吸附着,稍稍加重力道,在“啪嗒”声里,扯断一根根血线,顺利抽出双掌。

掌心血肉模糊。

那些被扯断的血线,无奈的收回了肉壁中。

“徒劳无功!”

三道金光降落深渊中,与许七安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“神殊也好,你也好,是什么给了你们自信,能在佛陀的注视下夺回头颅?”

伽罗树菩萨赤着脚,浮空而立。

许七安平静的说道:

“佛陀沉睡在镇魔涧,亲自镇压神殊头颅,我猜祂杀不死神殊,双方陷入角力,佛陀实力不在巅峰。否则,祂不会数百年来不出世。”

少年僧人笑道:

“是又如何,即使不在巅峰,超品依旧是超品。不是残缺的神殊能抗衡。”

两人说话间,洞窟里的爆炸声衰弱下去,神殊似乎损失了过多的力量,开始后继无力。

伽罗树菩萨看了一眼紧闭的石窟门缝,露出冷笑:

“你不妨进去救他,动手!”

广贤菩萨头顶升起“大慈大悲法相”,梵音缭绕,悲天悯人的气氛充斥深渊的每一个空间。

琉璃菩萨展开领域,黑白色的界域朝着许七安不断蔓延。

伽罗树一马当先,冲向许七安。

他们不打算给许七安搞破坏的机会,试图缠住这位一品武夫,给佛陀制造机会。

许七安冷笑一声,抬起右手,在三位菩萨审视的目光里,打了个响指。

啪!

清脆的响指中,两侧的肉壁忽然剧烈震动,渗出大量的、浓稠的鲜血。

山窟深处,传来不似人声的、痛苦的咆哮声。

玉碎!

三位菩萨脸色陡变。

望着三位无法保持冷静的菩萨,许七安笑道:

“伤我是要付出代价的,超品也不例外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